Archive

Archive for August, 2005

帆船博覽會


每兩、三年,在聖地牙哥灣(San Diego Bay),會舉辦帆船博覽會(Festival of Sail),在“要跨海只有坐船”的年代, 靠近海灣的地方, 通常會有一個城市興起, San Diego就是其中之一, 如果沒有這個海灣,大概也不會有San Diego了,今年在8/18 – 22這幾天舉辦,這個博覽會聚集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帆船(暱稱Tall Ships),還有來自英國,墨西哥,蘇俄, 紐西蘭還有美國等地的大帆船,在碼頭邊就可以看到二十二台參與的帆船,如果買了門票,就可以參觀上船參觀,還有其他開放的相關博物館,像是平常就停泊在海灣的印度之星(Star of India),拍過電影怒海爭鋒的驚奇號(HMS Surprise),還有二次大戰時期蘇聯的B-39潛水艇等。

passport & map門票還算便宜,很有趣,是一本小冊子,上面有這次參與帆船的簡介,像護照一樣,每參觀一個帆船,會有一個志工幫你蓋個印章,是每個帆船張帆航海的圖案,如果參觀的地方不是這次博覽會的帆船,後面也有空白頁可以收集,還有加農炮(cannon)模擬戰,每次有兩艘對打,可以另外買門票上船看“實戰“,在岸邊可以看到他們互相追來追去,就像電影裡面一樣,不時還會聽到加農炮的聲音,可惜門票早就賣光了,只能等下次了。因為每次有兩艘船出海打模擬戰,所以門票有效期到星期天,讓船迷們可以慢慢逛每一艘船,光是這點就覺得主辦單位很貼心,不過在我努力地逛了五、六個小時後,沒出海都覺得有暈船的感覺,一踏上船就想回到地面上,實在也沒辦法多逛幾天。

帆船印章
stamps of tall ships

Categories: 生活小事

勇敢史莫奇

下午打電話問檢驗結果,
好消息是所有器官都正常,血、尿液沒有異常的指數,
壞消息是CPK指數高達174000,指的是muscle enzyme level
應該可以翻譯為控制行動能力的指數吧,
一般都是1000左右,當然這是很不正常的,
醫生推測是他吃了什麼,剛好有寄生蟲或是病毒,
這些壞東西在破壞他的肌肉神經系統,所以史莫奇才沒辦法控制他的四肢,
沒有辦法斷定就是哪一種疾病或是哪一種蟲,但是至少找到一個可能醫治的方向,
醫生很殘酷的說,我們沒有辦法保證就可以治療好他,而且症狀有可能會加重,
目前能做的就是打抗生素,打肌肉強化劑,和祈禱明天早上他還會醒過來…

接史莫奇回家的時候,他一看到我們就虛弱地喵喵叫,
腳上的IV用繃帶捆起來,頭上綁了錐形的防護罩,以防止他咬掉,
但是看他帶著錐形的防護罩很辛苦的樣子,而且也病到沒有力氣管腳上的繃帶,
最後還是幫他拿掉了,至少,如果他撐不過去,也是在舒服一點的情況下過去的….

餵他最愛的鮭魚罐頭,吃沒幾口就要休息了,連水也不願意喝,
就在忽然間,他呼吸得很急,還有喘氣的雜音,眼睛緊閉著,一定很難過,
我們沒辦法幫他什麼,只能輪流拍拍他,希望他能舒服一點,
我們就在沙發上窩一晚,輪流起來照顧他,
如果這真的是最後一晚,那也就只能這樣了…….

午夜的時候,睡在沙發上實在不是怎麼舒服,我醒來看看史莫奇的狀況,
史莫奇怎麼不見了!不在原本的墊子上,睡熟的Rob也沒有抱他,
後來發現他躺在地板上,呵!好小子,有好好的墊子不睡,偏愛地板,
害我急得,不過也代表他好一點了,至少可以自行移動,
抗生素有用,我們的祈禱有用,
隔天早上帶去醫院,醫生說最好在留院一天,
除了可以用IV幫助他排泄,還可以觀察他是不是真的好一點,
就這樣,這個小麻煩,應該是渡過危險期了。

Categories: 紀錄史莫奇

史莫奇向前走

經過一整個晚上的餵食,史莫奇沒有好轉,還是一樣只能側躺著,完全沒辦法站,
吐了兩次,之前吃的鮪魚汁跟水都吐光了,還有便便一小顆,
幸好在早上出門看醫生前,吃的鮭魚貓罐頭沒有吐

到醫院前,先打電話問預約看診時間,
掛號後,護士量體溫跟體重,還有了解大概的情況,
體溫98度(華式),正常應該是102度左右,
體重本來是10磅,變成了8磅,
護士看完後,醫生(veterinarian)才出現,
醫生把史莫奇放在地上,他就是軟趴趴地,
看得出來他想站,但沒辦法控制他的四肢,
還有做了一些痛覺跟反射動作的測試,
捏他的四肢,都還有感覺,
把他的腳折著桌邊,他會試著舉起來,
再來就是觸診,摸他的器官,都完整,膀胱也有尿液,
聽呼吸心跳都正常,所以身體的消化呼吸等系統應該運作正常,
醫生說他這種情形很少見,所有系統、器官都正常,
他也有意識,看起來好像是他沒辦法控制他的神經系統,所以沒辦法站起來,
需要進一步的留院觀察,他們會做血液尿液檢驗,還有IV注射,讓他不會脫水,
IV (an intravenous drip feed)就是像針筒一樣的裝置插在血管裡,
如果要注射什麼藥品,就從IV輸入到身體,這樣就不用一直忍受打針的痛苦,

那史莫奇到底怎麼了?他會不會永遠就這樣?
醫生沒辦法回答我們,我們能做的就是把他留在醫院觀察,
等檢驗報告出來,醫生才能治療,大約是下午的時候會有結果,
在這個時候,當然一切都聽醫生的了。

Categories: 紀錄史莫奇

加油!史莫奇

史莫奇是一隻很“獨立“的貓, 完全不喜歡被關在家裡,
對普通的貓玩具完全失去興趣, 喜歡外面抓鳥玩老鼠之類的“生存遊戲”
所以我們也就由他, 裝了一個小門方便他出入,
也因為這樣, 史莫奇來來去去, 甚至有好幾個星期都沒回家過,
附近鄰居大概都知道他是我們的貓, 偶爾也會關照一下,
大概是常待在某個鄰居家, 而且他實在是太可愛了, 鄰居Therese竟然想收養他,
雖然他沒常回家, 畢竟是我領養的, 當然要堅持是我們家的貓

今天晚上正在煮晚餐, 忽然Therese打電話來, 說史莫奇在他們家,
一兩天前回來, 連站都站不穩, 接下來就都躺在一個小毯子上, 動也不動,
Terisa帶他去看醫生, 照x光, 沒有骨折,
醫生說大概是被蜜蜂釘到, 史莫奇剛好對蜂螫過敏,
就打針開藥, 收了兩百多塊美金!
感覺那個醫生好像是為了賺錢, 又是照x光, 又是打針的,

Rob把史莫奇接回家後, 看得我眼淚都快要掉下來了,
史莫奇像是中風的病人一樣, 一動也不能動, 連起來喝水的力氣都沒有,
看到我只小小聲的喵一下, 看得我好難過,
更令人傷心的, 是我們餵他吃藥的時候, 怕他掙扎, 我幫忙抓住他,
天! 他虛弱到根本沒力氣, 軟趴趴地, 尤其是後腳完全不能動,
跟朋友討論的結果, 很有可能是吃到老鼠藥, 或是吃到老鼠藥的老鼠,
因為老鼠藥的症狀就是這樣, 慢慢地癱瘓四肢, 然後心肺 …

今天晚上我們兩個餵了他一些水, 還有鮪魚罐頭的汁,
他一聞到鮪魚, 馬上有反應, 掙扎地要起來吃,
明天再帶他到別家寵物診所看, 希望他能恢復好一點

Categories: 紀錄史莫奇

哈瑞湖的小矮人(下)

a bag of notes many notes
滿滿一大包小矮人的回信, 這是一個月的份量喔~ 每封回信都是電腦打字, 然後列印在小張的卡紙上, 大約是名片大小, 每張的收件姓名(註)還有內容都不一樣, 這個小矮人可是用心的看過每封信呢!

note 親愛的Marvis:
你真好, 來拜訪我, 我當然希望在你回去愛爾蘭前收到我的回信, 很抱歉我錯過你的到訪, 天啊, 最近一直很熱, 我們最常解暑的方式是游泳, 還有開朋友借我們一星期的敞蓬車兜風, 小小車子剛好符合我們的身材, 晚上, 我們喜歡繞著湖邊的腳踏車道開, 很有趣, 但你要小心加速穿梭在腳邊的我們.
我的名字是Thom, 和我太太瑪莎(Maratha), 女兒愛塔露西亞(Alta Lucia)一起住, 我的女兒今年九歲, 是很棒的精靈, 還是精靈公主; 我比我弟弟高, 比我哥哥矮, 享受這個夏天吧!

我相信你,
小小先生上 2003年8月18日

note thief
在回信袋子的封面, 是一個告示, 有人偷走了一整個月的回信, 不明白為什麼要偷, 總之, 小矮人很生氣也很失望, 重新印了回信, 希望偷信的賊不要再作這種無聊的事了, 當然囉,這是個可愛的故事,沒有真的小矮人, 但回信的人很有心,認真地回覆小朋友的來信,很感動呢。如果有機會到Minneapolis,別忘了到哈瑞湖看看小矮人住的樹, 看看小矮人的回信喔!

(註)就是Dear xxx的部份

Categories: 生活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