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March, 2006

三號。黑色瑪瑙

IMG_7024

這學期因為已經熟悉過程,所以還完成滿多件作品的,
除了之前的二號作品:turquoise,學了鑄造的方法之外,還有完成上面的三號作品,
寶石是黑色瑪瑙(black onyx),
我很喜歡這個寶石,為了不讓設計奪走寶石的丰采,
所以力求簡單,只在底座的部份有一點小小的變化,
在周圍焊上三段銀線,和幾個銀球,
然後送給我親愛的Rob當禮物囉~
Read more…

Categories: 寶石作品

Chris Bliss的藝術雜耍



看過馬戲團裡,小丑把玩幾個球的畫面吧,
最近朋友寄來一個影片,表演者是一個叫(Chris Bliss)的諧星(註),
配上披頭四的音樂,三顆球,隨著音樂的節奏,在他手中靈活的跳動,
好像,這是一種藝術,而不只是馬戲團裡的雜耍。
Read more…

Categories: 其他

洗個熱水澡 WarmShowers.org

warmshower

這個網站提供一個民宿/找旅伴/自助旅行,特別是給騎腳踏車的旅人交流的網站,
免費註冊,填寫資料包括帳號,地址,還可以設定費用或是提供免費的協助,
完成註冊後,可以看到其他會員願意提供借住/洗澡/吃飯的資料。

拜Google Map之賜,網站上有地圖標示出地點(註),
目前台灣有兩人喔!
如果你也願意協助腳踏車旅人,也上網登記吧。

(註)可惜很多亞洲和一些歐洲的地圖不完全,希望不久Google Map有新的地圖更新。

Categories: 最愛腳踏車

從塑膠變成銀

IMG_6970

很久沒有說說我的Stone Setting課了,
幾堂課以前,老師湊過來看我在做什麼,
她在我的零件盒裡,發現一個Rob隨手丟進去的塑膠模型玩具,
忽然很興奮地問我,要不要試試看casting(鑄造),
只要兩、三堂課就可以完成,也不會耽誤到我正在做的進度,
既然如此,那就來試試看吧。

首先,把玩具的底部黏上兩根很細的蠟燭,然後把蠟燭黏在一個鐵製容器的底部,
把工具用酒精燈加熱,碰一下蠟燭稍微熔化後就可以黏上,
在容器的頂端貼上一圈膠帶,
接下來混合某種白色粉狀物質和水,變成濃稠狀的液體,
把容器傾斜後,液體才緩緩倒進去,這樣可以避免氣泡產生,
像這樣:

casting

完成後,放到一個機器蓋上半圓形的蓋子,
一按開關,機器會把容器裡的空氣抽走,這時候液體會上升到膠帶的部分,
等到容器裡的液體完全沒有空氣後,才會下降到大約原來的位置,
液體乾了以後,把容器放到爐子高溫度燒幾個小時,
塑膠模型在高溫度下會熔化/蒸發,液體會被燒成硬的模型,

還記得之前黏的蠟燭嗎,熔化的銀就是從這邊灌進去,
但是入口很小,根本不可能用手倒,所以接下來是我覺得非常聰明的地方,
發條扳手順時針轉緊後,把模型和銀放在一個像這樣的裝置,

casting2

然後用火槍把銀熔化好之後,
一放扳手,熔化成液體的銀會被離心力“擠”到模型裡,
把整個模型放到水裡冷卻和溶解後,就會看見原本的模型玩具,
用剉刀磨掉不要的小細節,然後用砂紙打亮表面,
上氧化劑後磨光,就是成品囉!

IMG_6976

讓我滿驚訝的是,因為氧化的關係,細微的部份變得很清楚,
看起來比原來的塑膠玩具更精緻呢!

Categories: 寶石作品

再見了,頑固的智齒!(下)

因為手術要全身麻醉,所以照醫院要求的要有朋友/親人陪伴照顧,
Rob下午三點來載我去醫院,然後手術完載我回家,
離時間越近,其實心裡有點緊張,
一方面從來沒有全身麻醉過,有點害怕,
還有就是怕緊急的時候,自己脫口說出中文,讓大家不知所措。

到了醫院,被帶到診療室裡,
一個強壯的男護士在整理器材,我問了問他,
沒錯,一大堆嚇人的工具都是為了對付我頑固的智齒,
趁他進來放東西,閒聊了一下,順便打探一下關於手術的消息,
告訴他我對手術有點緊張,問他有沒有類似的經驗,手術多久之類的問題,
他說麻醉像是喝完一大堆啤酒一樣舒服,其實沒有什麼感覺,
手術大概半個小時就可以結束了,
我心裡想著,媽呀!如果是這樣,那我一定是吐到不行,
但是表面上還是要裝作鎮定的回答,喔是這樣嗎?希望我是一樣的反應,
男護士準備好手術用具後,放上我牙齒的X光片,
在我鎖骨下面和腰間貼了測量心電圖的貼片,左手綁上血壓計,
給我ㄧ本國家地理雜誌,要我在醫生來之前先安心地等待,
然後就離開了。

等了很久,沒別的事做,我還真的認真地讀起雜誌,
有一篇報導大陸對商周的考古滿有趣的,
還有一篇報導南北韓非軍事區的交界(DEMILITARIZED ZONE),
我也不明白自己,明明之前滿緊張的,
真的時候到了,還氣定神閑地研究起文章的內容。

再努力翻了翻雜誌,醫生終於來了,
護士也跟著一起進來,馬上打開儀器,
我正想說用什麼來麻醉我的時候,醫生遞給我一個呼吸管,
說明是裡面的笑氣用來麻醉,和氧氣幫助我在手術進行時的呼吸,
然後要我用鼻子吸氣,嘴巴呼氣,
一開始我想是氧氣,因為還滿舒服的,後來氣體中慢慢有別的味道,
我眼前的景象慢慢模糊,最後記得的,醫生拿出收血的帶子綁住我的上臂,抽了一管血,
這種模糊中,不能控制自己的感覺,其實滿恐怖的,
不過也持續不了多久,我想醫生還沒抽完前,我就昏過去不醒人事了。

手術完成後,Rob被叫進來,準備帶我回家,
醫生叫我的名字,“Christine,可以聽到我嗎?”,
我點點頭,表示聽到了,
醫生又說,“Christine,那你現在可以起來嗎?”
我搖搖頭,表示一點不想,
(心裡獨白:從來沒有過這麼不舒服,連眼睛都沒辦法睜開,我才不要起來呢!)
幾個大男生,不管是醫生的專業叫法,還是Rob的溫柔呼喚,
過了20分鐘我還是一樣的回答,醫生都覺得好笑起來,
但還是決定繼續叫我,
終於模糊中,我瞇著眼睛站起來,Rob把我帶上輪椅,送到車子裡,
竟然在昏迷中還能給Rob“指示”,要他把椅子放低讓我躺下來舒服一點,
一回家就撲向沙發,昏睡過去。
(以上是根據Rob的描述,其實我一點印象都沒有。)

然後晚上就是一陣狂吐,吐完喝下去的果汁和水後,
胃裡面沒有東西還是吐,這比拔牙齒的痛還更難受
直到今天早上,終於能夠正常進食,吞下去的盤尼西林也沒有吐出來,
當然,我也大方地犒賞自己一個Häagen-Dazs冰淇淋棒。

拔兩顆牙齒,倒是從醫生給的注意事項上學會了幾個單字,
anesthesia、nausea和vomit,
an(a)esthesia,通常與麻醉相關的會看到這個字,
nausea和vomit都有吐的意思,
不同的是nausea指的是吐的感覺,vomit指的是吐當時的這個動作,
我想,這幾個字應該會記得很久。

Categories: 生活小事